按Ctrl+D即可收藏 --任君分享!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我们面对面坐着,犹如梦中_有时候爱情或许很简单

我们面对面坐着,犹如梦中_有时候爱情或许很简单

来源:http://www.aishangsp.com | 发表日期:2017-11-02 20:50:30 | 点击数: 次

更多

导读: 我们面对面坐着,犹如梦中_有时候爱情或许很简单{txt111}

  我们面对面坐着,犹如梦中_有时候爱情或许很简单

有时候我们盼望的太多反而让我们跟从前背道而驰。

那个下雪天,我在你的眼里看到那种清澈,多年以后我知道那是那个年事对爱情的诠释,仅仅是那个那个年事。白驹过隙,时光会让一个人转变,历历在目,只是大家都不愿去去承认罢了!

那个贱兮兮的阿峰,也可以称为可爱的小布丁。

我们是一起长大的逝世党,小学到大学,每次见到他他都以“爸爸“自称,我也以”父王“来扳回来。

那是高二的时候,隔壁班转来了一个女生,许萍萍,在我的记忆里是一个阳光的女孩。

“爸爸告知你一件事,你得给我保密!“阿峰摇醒了模模糊糊的我。

“放,我明天还要陪羽灵去买东西呢!“

“你心里就只有东方小妮子,哪有爸爸哟,白费爸爸替你们瞎费心!我要告你爸爸去,说你爱好她!“还是一脸的贱兮兮相,多年以后我有时候很久见不到他,就十分想他,但一见到他贱兮兮的嘴脸,又总是想嘲讽他几句。

“别瞎说,八竿子没有的事!“

“还是犟,不说了,爸爸是要告知你,爸爸要给你找个母后了!哈哈…“他露出了他的招牌贱笑:“你是不是很愉快!”

“许萍萍嘛!”我一副不屑一顾。

“靠!为什么你会知道?”

“你自己说,这星期五天,你去人家二班几回了?12回,司马昭之心?”

“什么心?”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麻烦多看看书!”然后我从老爸书房找给了他一本《三国演义》。他真的是很没文化。

之后,阿峰因为早恋被学校知道,又被请了家长!

时光一晃两年,那天毕业

“爸爸分别了!“一副失落的模样。

“为什么啊!不是谈得好好的啊?“我很吃惊

很久很久我也不弄不懂他为什么分别。

”走,打CF去,爸爸心境不好!“他变得可真快

“父王要陪东方姑娘去买衣服!“

“贱人!“

然后阿峰去网吧了。

大学时代,我们在一个城市,学校也靠在一起,我学的建筑,他学的盘算机,可能是便利打游戏吧他。

我经常去他的学校看他,反正四年我有见过他三个女朋友。

有一次羽灵来看我,我约了阿峰去车站接她。

那天下了雨,阿峰会开车,我们在本市上学,他就开了他父亲的车来接雨灵。

“下雨了,你在里面等我啊!“我看着羽灵身上淋湿了,很心疼。

“手机没电了,怕你找不到,就出来了,没事的!“

我警惕翼翼的帮雨灵擦去头发上的雨滴。

“在爸爸面前可以不要这么秀吗?今年狗粮可吃了不少!“阿峰递给我一瓶水。

“你对象呢?“我一个不留意冒了一句

“黄了!“出了奇的没多说,就两个字

当我还要问的时候,雨灵偷偷的拉了拉我的胳膊,示意我别说了,我也没在意,就喝了口水。

“给你水是给你喝的吗?“阿峰又给了我一瓶。

雨灵笑了笑说;”没事,他爱好喝水!“

“是啊,还是雨灵懂得我!“

阿峰无奈的摇了摇头。

去年我从哈尔滨回来,跟阿峰约了吃饭。

“爸爸要结婚了!“阿峰慎重的告知我。

“谁啊!”

“你不认识,以后就会认识了!”

毕业后阿峰去了魔都,因为许萍萍,一年后他回来了子承父业,从前他是一个叛逆者,一直反对他父亲的部署,那年我在无锡,听说他回来了,很惊奇,什么样的遭受会让他废弃他的幻想。我没问过他,因为我知道,如果他想说,我不问他也会告知我。

后来他结婚了,女方是本市的,一次朋友聚首结识,五个月就结婚了,在我们这帮小伙伴中他是第一个结婚的,我们很多人都不会想到他这样的浪子会这么早结婚,其实很多人都不看好他,因为他们感到他俩结识时光太短,这么早结婚,以后抵触会很多的!

阿峰再一次用举动闪瞎了那些不看好他的人,婚后,他在本市做生意,早出晚归,即使跟我们这些老朋友聚首,最迟九点就会回家。

有一天回家,父亲对我说:“你该谈一个了!”

我说:“没有适合的!你们也别介绍了!“

他说:“你看小峰,结婚后不也是很好吗?有时候过日子,过着过着就变成了义务!你懂吗?”

我没反驳什么。

那天我跟阿峰喝酒,他说:“还忘不掉东方啊!”

“呵呵!忘了!”

“你表骗我了,我还不懂得你,嘴上说,心里呢!”两个人醉眼朦胧,阿峰他老婆看我们这样也没打扰我们,去房里看电视去了。

“你知道吗?拿得起就该放得下,你知道为什么你们这样吗?”

“你说说看!”

“想的太多!”阿峰端起酒杯一口干了。

“越来越有文化了!”我笑道。

“你想的太多,她想的更多!你清楚吗?你说,一句告白,你都要等四年再去说,你也别否定,你就是想太多,你担忧她会谢绝,谢绝了朋友也当不了!对不对!“他一针见血。我不否定。

“还有那次她来扬州看你,那天我就说你可以去跟她告白,你说了什么,你说:还不知道东方是怎么想的,也许她是把我当好朋友!你不说,非要拖到大学毕业,你知道时光是会转变一个人的知道吗?后来你是去表白了,但是她等的太久了,也许你感到你等她等的大张旗鼓,其实她也是在等你,所以她不欠你什么!”

一句不欠我什么!

我久久没有忘却这句话,很长一段时光我感到爱的深就会恨的深,直到那天,我清楚了,真的是互不相欠

“她也想的太多,我给你剖析一下,你说学建筑,她就想很多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后来你因为工作四处奔走也让她想太多,她想的是你们两个异地这个问题,而你想的是如何让她开心过好,你们只是动身点不一样,要害还是想得太多,你说当初你摈弃你的工作,回扬州!她摈弃她的工作回扬州!你俩武断点不就没这些事情了嘛!”

那天,我们喝了四瓶海之蓝,喝的烂醉,我也被他说的体无完肤!

我知道他是看在眼里,为我们可惜。

我们输在不互相让步上,慢慢的我仿佛知道了阿峰为什么从魔都回来了,他阅历过那一切。

后来我不再恨了,有时候生涯就该简略点。

那天,也是冬天,扬州下雪了,还有点冷,古街行人两两三三,我加入你的婚礼,你说:“你来啦!“

仅仅三个字。

我在你的眼里看到了开心。

酒席中,很多同窗坐在一起,阿峰起来说道:来,趁新娘子没来,我们先敬天哥一杯,感激天哥赏光东方的婚礼!“阿峰依旧还是以前般损我。

“谢谢你哦!”我笑了,心里却一点没觉得失落,也许我是放下了。也许…

“老同窗们,谢谢你们赏光!”东方很慷慨,那天她真的好美,无数次我曾向往这样的场景。

“雨灵!恭喜你了!”我举杯第一个站起来。

“谢谢!对了,你在西藏那边注意身材,上次给我拍的照片好美!”

回去的路上,我没有开车,散步在扬州的雪里,透着霓虹灯,雪花好美。

那一刻仿佛回到了当年。

我想起了那天我在画图,东方在我后面一把抱住我,然后调皮的在我头上扎了一个小辫子。

“别闹,我在画图呢!”

“你说,一条条直线,画着画着就变成一副美丽的蓝图,如果这些线和线一直不相交,那也构不成这些恢弘的建筑了是吧!”

”傻瓜,不相交,永远是平行线!“我捏了捏她的鼻子。

“你才是傻瓜!“

“你傻瓜!”

“你傻,你傻,大傻瓜!”

昨日故事仿佛刚刚产生一样,历历在目,我裹紧大衣,散步在飞雪里… {txt111}{txt111}{txt111}{txt111}{txt111}{txt111}

相关文章推荐
标签:{来源} ; 港中大校长将离任 重申反“港独”乃大是大非之事[新浪彩票]足彩18002期任九:AC米兰主胜反弹透视军队基层卫勤分队改革:从卫生队到卫生连评论:今日头条低俗背后是流量变现利益链WBA调兵山排位赛 赵君VS李毅然之战引人关注上百冈比亚非法移民被利比亚遣返 企图借道赴欧洲5星新贵主控被坐伤膝盖 关节扭曲拍地惨叫-gif穆帅挖坟克洛普:批曼联买博格巴 现在天价买后卫特朗普炮轰完巴铁又威胁巴勒斯坦:小心断你援助 最新资讯请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精彩推荐

热门关注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http://www.aishangsp.com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地图站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