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石向记者介绍:“一方面基于需求导向。根据灾情,希望工程的灾区需求调研、援助工作基本是在72小时生命救援之后的灾区重建阶段;另一方面,基于理性规划、合理配置公益资源的考虑,我们的关注点尽量与政府、其他社会组织关注较高的地区错开,着眼于那些社会关注度较小、容易被忽视,但是同样需要帮助的灾区。”

青基会制定的预案必须充分考虑社会透明度。每次捐赠援建项目完成后,青基会都会邀请捐赠方组成专门的小组实地验收。不仅如此,平时捐赠方也可以随时前往援建地察看。让资金合理有效、项目公开透明、捐助人参与其中并对社会作出披露,这是青基会一直以来都在坚持的原则。

不光要考虑到校舍损坏,很多家庭的受损对于孩子之后的上学等也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希望工程除了校舍援建之外,还会资助一部分家庭贫困的学生。针对这次盐城自然灾害,青基会对灾区部分家庭贫困的小学生给予了补助,此外还会帮刚考上二本、家庭比较困难的大学生解决从家门到校门的困难。

这次龙卷风中,家在硕集镇计桥村的顾由学,家里屋子的瓦片被风刮走了,还没来得及修缮。

“刚刚填报了高考志愿表,第一志愿报的是南京工程学院。”顾由学说,“平时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在县城租了房子,一边帮着别人卖衣服一边陪我读书。”

谈及家庭状况,不善言辞的顾由学说:“挺好的,钱嘛,够用就好。”

听到自己将被纳入帮助范围,他说“挺开心的。”

援建应与当地长期规划相配套

为防止校舍建成后造成公益资产的流失,调研中,青基会会考虑援建对象是否在当地长期发展的规划内。

“这几所学校都在县教育规划范围内,已经列入下一步新建计划之内了,目前正为资金发愁呢!”听说青基会的这一顾虑,阜宁县教育局教育技术装备主任李林祥“打保票”。

“希望工程两个主要任务就是助学和救灾。我们的定位是协助政府,服务灾区青年。希望工程不是做教育,是协助政府做教育。”严石说,“就像这次调研中的大梁小学,虽然不在受灾镇,但是基于校舍存在危房,教育部门对该校教育有规划,当地对该校新建的迫切需求等因素,我们也会纳入助学范围。”

与短期生命救援情况不同,青基会更注重长期坚守,更关注灾区需求的可持续发展。汶川地震后2011年灾区的希望小学竣工,直到现在,广元市还有一支社工队伍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做心理援助方面的工作。

希望工程自实施以来,26年里一共援建18982所希望小学,资助530万名学生。从发起阶段的解决教育起点的公平,到现在的解决教育过程的公平,从业13年的严石坦言,希望工程由原来的救助类变为资助类和发展类的实施的项目更多了,项目的结构更丰富和立体了。

“原来是让孩子们有学上,现在是让孩子们上好学。”严石解释,“随着国家对教育投入的不断加大,在农村基本能够做到人人有学上,但是怎么能够和城市的孩子一样,具有优质的教学资源和成长环境,我们针对过程的公平有一些投入。”

他举例,“希望工程快乐系列”发放音体美等类的物资,让农村希望小学的孩子暑期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参加夏令营,提升能力、开拓眼界。这些都是围绕孩子们的成长,在过程阶段发力。

2001年至2012年间,根据国家的政策导向和农村义务教育阶段性的发展需求,希望小学的建设主要集中在乡镇中心小学。2012年国务院叫停撤点并校,基于政策和需求的变化,希望小学的资助重心也相应下沉,延伸到农村教育的最后一公里、义务教育的末梢——村小和教学点。

正是在这种“以需求为导向”的原则下,从2015年起,希望工程启动微校计划,主要在国家级贫困县和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开展,聚焦于居住分散的西南地区。

目前,在不具备学校撤并可能的山区,主要以云南、广西等地区为主,在建以及建成竣工的微校大概有百余所。在得到受助对象好评的同时,希望工程也在不断与更多捐赠人达成合作。来源实习生),有影响力的资讯平台,让您了解一手体育新闻、等娱乐资讯,大陆港台体育明星八卦、体育明星绯闻、最新网址和明星资料。谁知道是权威专业体育新闻资讯网站。" /> “中间这排教室是1995年修建的,去年就停止使用了。”在新沟镇南湾小学,校长谢红波指着一排屋顶被龙卷风刮去瓦片的平房说,“还好我们的学生都搬到后面新建的教学楼了,要不然就出人命了。”<br><br> “6 23”江苏盐城龙卷风冰雹特别重大灾害中,帮65名孩子躲避危险的李玉红,就是这所学校的幼儿班老师。能保护孩子们顺利脱险,好在幼儿班所在教室是2013年新修建的。而砸中她的,正是从中间那排屋顶刮过来的砖瓦。<br><br> 阜宁县新沟镇,是“6 23”受灾的9个镇区之一。虽然该镇南湾小学这次没有受到大的灾害,但是回想起来仍然让乡镇中心小学校长李卫生感到后怕,让他更加担心的是该镇的另一所村小。<br><br> <br><br> 灾后重建帮助受灾者恢复信心<br><br> “我恳请各位领导能够抽出时间到镇里另一所小学看看。”李卫生对大家说。<br><br> 6月29日,在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青基会”)的工作人员赶赴阜宁调研受灾情况期间,镇中心小学校长李卫生特别提议:“还有一所学校虽然这次没被风刮倒,但是校舍情况很不容乐观。”<br><br> 了解到这一情况,青基会希望小学部部长严石决定到现场看看。李卫生提到的“不安定因素”,就是新沟镇东季小学。<br><br> 据东季小学校长孙德雷介绍,该校现有教室为6排平房共计1956平方米,均为1987年左右修建。在校小学生115名,教师16名。46名幼儿园孩子在2012年修建的270平方米的教室内。<br><br> 实地考察了该所学校的学生、教师、校舍建设等基本情况后,青基会调研人员作了一个初步的估计:“现有的旧校舍都拆除,新建一栋三层教学楼,大概要200万元左右。”<br><br> 考虑到像东季小学这样,虽然不在“6 23”龙卷风直接袭击范围内,但是校舍确实比较陈旧,以后一旦遇到自然灾害,后果将不堪设想。<br><br> 当天下午,青基会调研人员沿着坑坑洼洼的道路前行,看到的是标识残破不全的校门——古河镇大梁小学。<br><br> 大梁小学校长陶正美介绍,该校现有6个班147名学生,13名教师。4排教室约400平方米,都是上个世纪50年代修建的。<br><br> 与东季小学情况差不多,重新修建一栋三层教学楼大概需要200万元左右,这还不包含其他配套设施。看到漆皮所剩无几的办公桌面、重新加固的抽屉和关不严实的柜门,严石在心里默默地算了一笔账。<br><br> 在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旧房子门前。陶正美介绍:“这是考到我们这儿的一位年轻女老师的宿舍。”<br><br> “人家大老远跑到我们这边教书,可我们连一间像样的住处都不能给人家,也是难为了年轻人。”陶正美忍不住感慨。<br><br> “请你们一定考虑考虑我们这所小学,全村人都盼着能建一所新的教学楼呢。”村支书几次提到村里人对新修校舍的强烈意愿。<br><br> 青基会避开生命救援72小时<br> “6 23”灾难发生后,青基会马上将视线聚焦在灾区。严石介绍:“我们最先了解的就是灾情以及灾区青少年的需求,以便启动相应级别的预案,进行社会化动员。”<br><br> 为了通过需求评估与社会引导,使资源得到合理配置。作为团属基金会,他们一直都比较注重与各级团组织的合作。<br><br> “我们在面对各种灾害救援中形成了一定的共性。”严石说,快速反应自然是首要的,但是会根据具体情况采取不同的方式。<br><br> 像汶川地震、鲁甸地震之后,我们都有专门组成救灾突击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帮助开展紧急救援工作,搭建抗震希望小学,提供灾害心理干预服务,帮助他们建设学习的校园和心灵的家园。<br><br> “这次事件发生后,前几天我们在作需求评估,27日决定前往灾区现场调研。”他解释,“之所以不在第一时间过来,为的就是避开政府、和生命救援类的社会组织等灾后急救的关键节点,给紧急救援工作让出一条"生命线"。”<br><br> 严石向记者介绍:“一方面基于需求导向。根据灾情,希望工程的灾区需求调研、援助工作基本是在72小时生命救援之后的灾区重建阶段;另一方面,基于理性规划、合理配置公益资源的考虑,我们的关注点尽量与政府、其他社会组织关注较高的地区错开,着眼于那些社会关注度较小、容易被忽视,但是同样需要帮助的灾区。”<br><br> 青基会制定的预案必须充分考虑社会透明度。每次捐赠援建项目完成后,青基会都会邀请捐赠方组成专门的小组实地验收。不仅如此,平时捐赠方也可以随时前往援建地察看。让资金合理有效、项目公开透明、捐助人参与其中并对社会作出披露,这是青基会一直以来都在坚持的原则。<br><br> 不光要考虑到校舍损坏,很多家庭的受损对于孩子之后的上学等也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希望工程除了校舍援建之外,还会资助一部分家庭贫困的学生。针对这次盐城自然灾害,青基会对灾区部分家庭贫困的小学生给予了补助,此外还会帮刚考上二本、家庭比较困难的大学生解决从家门到校门的困难。<br><br> 这次龙卷风中,家在硕集镇计桥村的顾由学,家里屋子的瓦片被风刮走了,还没来得及修缮。<br><br> “刚刚填报了<a href="http://learning.sohu.com/gaokao.shtml" target="_blank">高考</a>志愿表,第一志愿报的是南京工程学院。”顾由学说,“平时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在县城租了房子,一边帮着别人卖衣服一边陪我读书。”<br><br> 谈及家庭状况,不善言辞的顾由学说:“挺好的,钱嘛,够用就好。”<br><br> 听到自己将被纳入帮助范围,他说“挺开心的。”<br><br> 援建应与当地长期规划相配套<br><br> 为防止校舍建成后造成公益资产的流失,调研中,青基会会考虑援建对象是否在当地长期发展的规划内。<br><br> “这几所学校都在县教育规划范围内,已经列入下一步新建计划之内了,目前正为资金发愁呢!”听说青基会的这一顾虑,阜宁县教育局教育技术装备主任李林祥“打保票”。<br><br> “希望工程两个主要任务就是助学和救灾。我们的定位是协助政府,服务灾区青年。希望工程不是做教育,是协助政府做教育。”严石说,“就像这次调研中的大梁小学,虽然不在受灾镇,但是基于校舍存在危房,教育部门对该校教育有规划,当地对该校新建的迫切需求等因素,我们也会纳入助学范围。”<br><br> 与短期生命救援情况不同,青基会更注重长期坚守,更关注灾区需求的可持续发展。汶川地震后2011年灾区的希望小学竣工,直到现在,广元市还有一支社工队伍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做心理援助方面的工作。<br><br> 希望工程自实施以来,26年里一共援建18982所希望小学,资助530万名学生。从发起阶段的解决教育起点的公平,到现在的解决教育过程的公平,从业13年的严石坦言,希望工程由原来的救助类变为资助类和发展类的实施的项目更多了,项目的结构更丰富和立体了。<br><br> “原来是让孩子们有学上,现在是让孩子们上好学。”严石解释,“随着国家对教育投入的不断加大,在农村基本能够做到人人有学上,但是怎么能够和城市的孩子一样,具有优质的教学资源和成长环境,我们针对过程的公平有一些投入。”<br><br> 他举例,“希望工程快乐系列”发放音体美等类的物资,让农村希望小学的孩子暑期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参加夏令营,提升能力、开拓眼界。这些都是围绕孩子们的成长,在过程阶段发力。<br><br> 2001年至2012年间,根据国家的政策导向和农村义务教育阶段性的发展需求,希望小学的建设主要集中在乡镇中心小学。2012年国务院叫停撤点并校,基于政策和需求的变化,希望小学的资助重心也相应下沉,延伸到农村教育的最后一公里、义务教育的末梢——村小和教学点。<br><br> 正是在这种“以需求为导向”的原则下,从2015年起,希望工程启动微校计划,主要在国家级贫困县和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开展,聚焦于居住分散的西南地区。<br><br> 目前,在不具备学校撤并可能的山区,主要以云南、广西等地区为主,在建以及建成竣工的微校大概有百余所。在得到受助对象好评的同时,希望工程也在不断与更多捐赠人达成合作。来源实习生)_aishangsp.com
严石向记者介绍:“一方面基于需求导向。根据灾情,希望工程的灾区需求调研、援助工作基本是在72小时生命救援之后的灾区重建阶段;另一方面,基于理性规划、合理配置公益资源的考虑,我们的关注点尽量与政府、其他社会组织关注较高的地区错开,着眼于那些社会关注度较小、容易被忽视,但是同样需要帮助的灾区。”

青基会制定的预案必须充分考虑社会透明度。每次捐赠援建项目完成后,青基会都会邀请捐赠方组成专门的小组实地验收。不仅如此,平时捐赠方也可以随时前往援建地察看。让资金合理有效、项目公开透明、捐助人参与其中并对社会作出披露,这是青基会一直以来都在坚持的原则。

不光要考虑到校舍损坏,很多家庭的受损对于孩子之后的上学等也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希望工程除了校舍援建之外,还会资助一部分家庭贫困的学生。针对这次盐城自然灾害,青基会对灾区部分家庭贫困的小学生给予了补助,此外还会帮刚考上二本、家庭比较困难的大学生解决从家门到校门的困难。

这次龙卷风中,家在硕集镇计桥村的顾由学,家里屋子的瓦片被风刮走了,还没来得及修缮。

“刚刚填报了高考志愿表,第一志愿报的是南京工程学院。”顾由学说,“平时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在县城租了房子,一边帮着别人卖衣服一边陪我读书。”

谈及家庭状况,不善言辞的顾由学说:“挺好的,钱嘛,够用就好。”

听到自己将被纳入帮助范围,他说“挺开心的。”

援建应与当地长期规划相配套

为防止校舍建成后造成公益资产的流失,调研中,青基会会考虑援建对象是否在当地长期发展的规划内。

“这几所学校都在县教育规划范围内,已经列入下一步新建计划之内了,目前正为资金发愁呢!”听说青基会的这一顾虑,阜宁县教育局教育技术装备主任李林祥“打保票”。

“希望工程两个主要任务就是助学和救灾。我们的定位是协助政府,服务灾区青年。希望工程不是做教育,是协助政府做教育。”严石说,“就像这次调研中的大梁小学,虽然不在受灾镇,但是基于校舍存在危房,教育部门对该校教育有规划,当地对该校新建的迫切需求等因素,我们也会纳入助学范围。”

与短期生命救援情况不同,青基会更注重长期坚守,更关注灾区需求的可持续发展。汶川地震后2011年灾区的希望小学竣工,直到现在,广元市还有一支社工队伍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做心理援助方面的工作。

希望工程自实施以来,26年里一共援建18982所希望小学,资助530万名学生。从发起阶段的解决教育起点的公平,到现在的解决教育过程的公平,从业13年的严石坦言,希望工程由原来的救助类变为资助类和发展类的实施的项目更多了,项目的结构更丰富和立体了。

“原来是让孩子们有学上,现在是让孩子们上好学。”严石解释,“随着国家对教育投入的不断加大,在农村基本能够做到人人有学上,但是怎么能够和城市的孩子一样,具有优质的教学资源和成长环境,我们针对过程的公平有一些投入。”

他举例,“希望工程快乐系列”发放音体美等类的物资,让农村希望小学的孩子暑期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参加夏令营,提升能力、开拓眼界。这些都是围绕孩子们的成长,在过程阶段发力。

2001年至2012年间,根据国家的政策导向和农村义务教育阶段性的发展需求,希望小学的建设主要集中在乡镇中心小学。2012年国务院叫停撤点并校,基于政策和需求的变化,希望小学的资助重心也相应下沉,延伸到农村教育的最后一公里、义务教育的末梢——村小和教学点。

正是在这种“以需求为导向”的原则下,从2015年起,希望工程启动微校计划,主要在国家级贫困县和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开展,聚焦于居住分散的西南地区。

目前,在不具备学校撤并可能的山区,主要以云南、广西等地区为主,在建以及建成竣工的微校大概有百余所。在得到受助对象好评的同时,希望工程也在不断与更多捐赠人达成合作。来源实习生)" />
严石向记者介绍:“一方面基于需求导向。根据灾情,希望工程的灾区需求调研、援助工作基本是在72小时生命救援之后的灾区重建阶段;另一方面,基于理性规划、合理配置公益资源的考虑,我们的关注点尽量与政府、其他社会组织关注较高的地区错开,着眼于那些社会关注度较小、容易被忽视,但是同样需要帮助的灾区。”

青基会制定的预案必须充分考虑社会透明度。每次捐赠援建项目完成后,青基会都会邀请捐赠方组成专门的小组实地验收。不仅如此,平时捐赠方也可以随时前往援建地察看。让资金合理有效、项目公开透明、捐助人参与其中并对社会作出披露,这是青基会一直以来都在坚持的原则。

不光要考虑到校舍损坏,很多家庭的受损对于孩子之后的上学等也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希望工程除了校舍援建之外,还会资助一部分家庭贫困的学生。针对这次盐城自然灾害,青基会对灾区部分家庭贫困的小学生给予了补助,此外还会帮刚考上二本、家庭比较困难的大学生解决从家门到校门的困难。

这次龙卷风中,家在硕集镇计桥村的顾由学,家里屋子的瓦片被风刮走了,还没来得及修缮。

“刚刚填报了高考志愿表,第一志愿报的是南京工程学院。”顾由学说,“平时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在县城租了房子,一边帮着别人卖衣服一边陪我读书。”

谈及家庭状况,不善言辞的顾由学说:“挺好的,钱嘛,够用就好。”

听到自己将被纳入帮助范围,他说“挺开心的。”

援建应与当地长期规划相配套

为防止校舍建成后造成公益资产的流失,调研中,青基会会考虑援建对象是否在当地长期发展的规划内。

“这几所学校都在县教育规划范围内,已经列入下一步新建计划之内了,目前正为资金发愁呢!”听说青基会的这一顾虑,阜宁县教育局教育技术装备主任李林祥“打保票”。

“希望工程两个主要任务就是助学和救灾。我们的定位是协助政府,服务灾区青年。希望工程不是做教育,是协助政府做教育。”严石说,“就像这次调研中的大梁小学,虽然不在受灾镇,但是基于校舍存在危房,教育部门对该校教育有规划,当地对该校新建的迫切需求等因素,我们也会纳入助学范围。”

与短期生命救援情况不同,青基会更注重长期坚守,更关注灾区需求的可持续发展。汶川地震后2011年灾区的希望小学竣工,直到现在,广元市还有一支社工队伍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做心理援助方面的工作。

希望工程自实施以来,26年里一共援建18982所希望小学,资助530万名学生。从发起阶段的解决教育起点的公平,到现在的解决教育过程的公平,从业13年的严石坦言,希望工程由原来的救助类变为资助类和发展类的实施的项目更多了,项目的结构更丰富和立体了。

“原来是让孩子们有学上,现在是让孩子们上好学。”严石解释,“随着国家对教育投入的不断加大,在农村基本能够做到人人有学上,但是怎么能够和城市的孩子一样,具有优质的教学资源和成长环境,我们针对过程的公平有一些投入。”

他举例,“希望工程快乐系列”发放音体美等类的物资,让农村希望小学的孩子暑期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参加夏令营,提升能力、开拓眼界。这些都是围绕孩子们的成长,在过程阶段发力。

2001年至2012年间,根据国家的政策导向和农村义务教育阶段性的发展需求,希望小学的建设主要集中在乡镇中心小学。2012年国务院叫停撤点并校,基于政策和需求的变化,希望小学的资助重心也相应下沉,延伸到农村教育的最后一公里、义务教育的末梢——村小和教学点。

正是在这种“以需求为导向”的原则下,从2015年起,希望工程启动微校计划,主要在国家级贫困县和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开展,聚焦于居住分散的西南地区。

目前,在不具备学校撤并可能的山区,主要以云南、广西等地区为主,在建以及建成竣工的微校大概有百余所。在得到受助对象好评的同时,希望工程也在不断与更多捐赠人达成合作。来源实习生),有影响力的资讯平台,让您了解一手体育新闻、等娱乐资讯,大陆港台体育明星八卦、体育明星绯闻、最新网址和明星资料。谁知道是权威专业体育新闻资讯网站。" />
按Ctrl+D即可收藏 --任君分享!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中间这排教室是1995年修建的,去年就停止使用了。”在新沟镇南湾小学,校长谢红波指着一排屋顶被龙卷风刮去瓦片的平房说,“还好我们的学生都搬到后面新建的教学楼了,要不然就出人命了。”

“6 23”江苏盐城龙卷风冰雹特别重大灾害中,帮65名孩子躲避危险的李玉红,就是这所学校的幼儿班老师。能保护孩子们顺利脱险,好在幼儿班所在教室是2013年新修建的。而砸中她的,正是从中间那排屋顶刮过来的砖瓦。

阜宁县新沟镇,是“6 23”受灾的9个镇区之一。虽然该镇南湾小学这次没有受到大的灾害,但是回想起来仍然让乡镇中心小学校长李卫生感到后怕,让他更加担心的是该镇的另一所村小。



灾后重建帮助受灾者恢复信心

“我恳请各位领导能够抽出时间到镇里另一所小学看看。”李卫生对大家说。

6月29日,在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青基会”)的工作人员赶赴阜宁调研受灾情况期间,镇中心小学校长李卫生特别提议:“还有一所学校虽然这次没被风刮倒,但是校舍情况很不容乐观。”

了解到这一情况,青基会希望小学部部长严石决定到现场看看。李卫生提到的“不安定因素”,就是新沟镇东季小学。

据东季小学校长孙德雷介绍,该校现有教室为6排平房共计1956平方米,均为1987年左右修建。在校小学生115名,教师16名。46名幼儿园孩子在2012年修建的270平方米的教室内。

实地考察了该所学校的学生、教师、校舍建设等基本情况后,青基会调研人员作了一个初步的估计:“现有的旧校舍都拆除,新建一栋三层教学楼,大概要200万元左右。”

考虑到像东季小学这样,虽然不在“6 23”龙卷风直接袭击范围内,但是校舍确实比较陈旧,以后一旦遇到自然灾害,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天下午,青基会调研人员沿着坑坑洼洼的道路前行,看到的是标识残破不全的校门——古河镇大梁小学。

大梁小学校长陶正美介绍,该校现有6个班147名学生,13名教师。4排教室约400平方米,都是上个世纪50年代修建的。

与东季小学情况差不多,重新修建一栋三层教学楼大概需要200万元左右,这还不包含其他配套设施。看到漆皮所剩无几的办公桌面、重新加固的抽屉和关不严实的柜门,严石在心里默默地算了一笔账。

在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旧房子门前。陶正美介绍:“这是考到我们这儿的一位年轻女老师的宿舍。”

“人家大老远跑到我们这边教书,可我们连一间像样的住处都不能给人家,也是难为了年轻人。”陶正美忍不住感慨。

“请你们一定考虑考虑我们这所小学,全村人都盼着能建一所新的教学楼呢。”村支书几次提到村里人对新修校舍的强烈意愿。

青基会避开生命救援72小时
“6 23”灾难发生后,青基会马上将视线聚焦在灾区。严石介绍:“我们最先了解的就是灾情以及灾区青少年的需求,以便启动相应级别的预案,进行社会化动员。”

为了通过需求评估与社会引导,使资源得到合理配置。作为团属基金会,他们一直都比较注重与各级团组织的合作。

“我们在面对各种灾害救援中形成了一定的共性。”严石说,快速反应自然是首要的,但是会根据具体情况采取不同的方式。

像汶川地震、鲁甸地震之后,我们都有专门组成救灾突击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帮助开展紧急救援工作,搭建抗震希望小学,提供灾害心理干预服务,帮助他们建设学习的校园和心灵的家园。

“这次事件发生后,前几天我们在作需求评估,27日决定前往灾区现场调研。”他解释,“之所以不在第一时间过来,为的就是避开政府、和生命救援类的社会组织等灾后急救的关键节点,给紧急救援工作让出一条"生命线"。”

严石向记者介绍:“一方面基于需求导向。根据灾情,希望工程的灾区需求调研、援助工作基本是在72小时生命救援之后的灾区重建阶段;另一方面,基于理性规划、合理配置公益资源的考虑,我们的关注点尽量与政府、其他社会组织关注较高的地区错开,着眼于那些社会关注度较小、容易被忽视,但是同样需要帮助的灾区。”

青基会制定的预案必须充分考虑社会透明度。每次捐赠援建项目完成后,青基会都会邀请捐赠方组成专门的小组实地验收。不仅如此,平时捐赠方也可以随时前往援建地察看。让资金合理有效、项目公开透明、捐助人参与其中并对社会作出披露,这是青基会一直以来都在坚持的原则。

不光要考虑到校舍损坏,很多家庭的受损对于孩子之后的上学等也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希望工程除了校舍援建之外,还会资助一部分家庭贫困的学生。针对这次盐城自然灾害,青基会对灾区部分家庭贫困的小学生给予了补助,此外还会帮刚考上二本、家庭比较困难的大学生解决从家门到校门的困难。

这次龙卷风中,家在硕集镇计桥村的顾由学,家里屋子的瓦片被风刮走了,还没来得及修缮。

“刚刚填报了高考志愿表,第一志愿报的是南京工程学院。”顾由学说,“平时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在县城租了房子,一边帮着别人卖衣服一边陪我读书。”

谈及家庭状况,不善言辞的顾由学说:“挺好的,钱嘛,够用就好。”

听到自己将被纳入帮助范围,他说“挺开心的。”

援建应与当地长期规划相配套

为防止校舍建成后造成公益资产的流失,调研中,青基会会考虑援建对象是否在当地长期发展的规划内。

“这几所学校都在县教育规划范围内,已经列入下一步新建计划之内了,目前正为资金发愁呢!”听说青基会的这一顾虑,阜宁县教育局教育技术装备主任李林祥“打保票”。

“希望工程两个主要任务就是助学和救灾。我们的定位是协助政府,服务灾区青年。希望工程不是做教育,是协助政府做教育。”严石说,“就像这次调研中的大梁小学,虽然不在受灾镇,但是基于校舍存在危房,教育部门对该校教育有规划,当地对该校新建的迫切需求等因素,我们也会纳入助学范围。”

与短期生命救援情况不同,青基会更注重长期坚守,更关注灾区需求的可持续发展。汶川地震后2011年灾区的希望小学竣工,直到现在,广元市还有一支社工队伍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做心理援助方面的工作。

希望工程自实施以来,26年里一共援建18982所希望小学,资助530万名学生。从发起阶段的解决教育起点的公平,到现在的解决教育过程的公平,从业13年的严石坦言,希望工程由原来的救助类变为资助类和发展类的实施的项目更多了,项目的结构更丰富和立体了。

“原来是让孩子们有学上,现在是让孩子们上好学。”严石解释,“随着国家对教育投入的不断加大,在农村基本能够做到人人有学上,但是怎么能够和城市的孩子一样,具有优质的教学资源和成长环境,我们针对过程的公平有一些投入。”

他举例,“希望工程快乐系列”发放音体美等类的物资,让农村希望小学的孩子暑期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参加夏令营,提升能力、开拓眼界。这些都是围绕孩子们的成长,在过程阶段发力。

2001年至2012年间,根据国家的政策导向和农村义务教育阶段性的发展需求,希望小学的建设主要集中在乡镇中心小学。2012年国务院叫停撤点并校,基于政策和需求的变化,希望小学的资助重心也相应下沉,延伸到农村教育的最后一公里、义务教育的末梢——村小和教学点。

正是在这种“以需求为导向”的原则下,从2015年起,希望工程启动微校计划,主要在国家级贫困县和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开展,聚焦于居住分散的西南地区。

目前,在不具备学校撤并可能的山区,主要以云南、广西等地区为主,在建以及建成竣工的微校大概有百余所。在得到受助对象好评的同时,希望工程也在不断与更多捐赠人达成合作。来源实习生)

“中间这排教室是1995年修建的,去年就停止使用了。”在新沟镇南湾小学,校长谢红波指着一排屋顶被龙卷风刮去瓦片的平房说,“还好我们的学生都搬到后面新建的教学楼了,要不然就出人命了。”

“6 23”江苏盐城龙卷风冰雹特别重大灾害中,帮65名孩子躲避危险的李玉红,就是这所学校的幼儿班老师。能保护孩子们顺利脱险,好在幼儿班所在教室是2013年新修建的。而砸中她的,正是从中间那排屋顶刮过来的砖瓦。

阜宁县新沟镇,是“6 23”受灾的9个镇区之一。虽然该镇南湾小学这次没有受到大的灾害,但是回想起来仍然让乡镇中心小学校长李卫生感到后怕,让他更加担心的是该镇的另一所村小。



灾后重建帮助受灾者恢复信心

“我恳请各位领导能够抽出时间到镇里另一所小学看看。”李卫生对大家说。

6月29日,在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青基会”)的工作人员赶赴阜宁调研受灾情况期间,镇中心小学校长李卫生特别提议:“还有一所学校虽然这次没被风刮倒,但是校舍情况很不容乐观。”

了解到这一情况,青基会希望小学部部长严石决定到现场看看。李卫生提到的“不安定因素”,就是新沟镇东季小学。

据东季小学校长孙德雷介绍,该校现有教室为6排平房共计1956平方米,均为1987年左右修建。在校小学生115名,教师16名。46名幼儿园孩子在2012年修建的270平方米的教室内。

实地考察了该所学校的学生、教师、校舍建设等基本情况后,青基会调研人员作了一个初步的估计:“现有的旧校舍都拆除,新建一栋三层教学楼,大概要200万元左右。”

考虑到像东季小学这样,虽然不在“6 23”龙卷风直接袭击范围内,但是校舍确实比较陈旧,以后一旦遇到自然灾害,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天下午,青基会调研人员沿着坑坑洼洼的道路前行,看到的是标识残破不全的校门——古河镇大梁小学。

大梁小学校长陶正美介绍,该校现有6个班147名学生,13名教师。4排教室约400平方米,都是上个世纪50年代修建的。

与东季小学情况差不多,重新修建一栋三层教学楼大概需要200万元左右,这还不包含其他配套设施。看到漆皮所剩无几的办公桌面、重新加固的抽屉和关不严实的柜门,严石在心里默默地算了一笔账。

在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旧房子门前。陶正美介绍:“这是考到我们这儿的一位年轻女老师的宿舍。”

“人家大老远跑到我们这边教书,可我们连一间像样的住处都不能给人家,也是难为了年轻人。”陶正美忍不住感慨。

“请你们一定考虑考虑我们这所小学,全村人都盼着能建一所新的教学楼呢。”村支书几次提到村里人对新修校舍的强烈意愿。

青基会避开生命救援72小时
“6 23”灾难发生后,青基会马上将视线聚焦在灾区。严石介绍:“我们最先了解的就是灾情以及灾区青少年的需求,以便启动相应级别的预案,进行社会化动员。”

为了通过需求评估与社会引导,使资源得到合理配置。作为团属基金会,他们一直都比较注重与各级团组织的合作。

“我们在面对各种灾害救援中形成了一定的共性。”严石说,快速反应自然是首要的,但是会根据具体情况采取不同的方式。

像汶川地震、鲁甸地震之后,我们都有专门组成救灾突击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帮助开展紧急救援工作,搭建抗震希望小学,提供灾害心理干预服务,帮助他们建设学习的校园和心灵的家园。

“这次事件发生后,前几天我们在作需求评估,27日决定前往灾区现场调研。”他解释,“之所以不在第一时间过来,为的就是避开政府、和生命救援类的社会组织等灾后急救的关键节点,给紧急救援工作让出一条"生命线"。”

严石向记者介绍:“一方面基于需求导向。根据灾情,希望工程的灾区需求调研、援助工作基本是在72小时生命救援之后的灾区重建阶段;另一方面,基于理性规划、合理配置公益资源的考虑,我们的关注点尽量与政府、其他社会组织关注较高的地区错开,着眼于那些社会关注度较小、容易被忽视,但是同样需要帮助的灾区。”

青基会制定的预案必须充分考虑社会透明度。每次捐赠援建项目完成后,青基会都会邀请捐赠方组成专门的小组实地验收。不仅如此,平时捐赠方也可以随时前往援建地察看。让资金合理有效、项目公开透明、捐助人参与其中并对社会作出披露,这是青基会一直以来都在坚持的原则。

不光要考虑到校舍损坏,很多家庭的受损对于孩子之后的上学等也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希望工程除了校舍援建之外,还会资助一部分家庭贫困的学生。针对这次盐城自然灾害,青基会对灾区部分家庭贫困的小学生给予了补助,此外还会帮刚考上二本、家庭比较困难的大学生解决从家门到校门的困难。

这次龙卷风中,家在硕集镇计桥村的顾由学,家里屋子的瓦片被风刮走了,还没来得及修缮。

“刚刚填报了高考志愿表,第一志愿报的是南京工程学院。”顾由学说,“平时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在县城租了房子,一边帮着别人卖衣服一边陪我读书。”

谈及家庭状况,不善言辞的顾由学说:“挺好的,钱嘛,够用就好。”

听到自己将被纳入帮助范围,他说“挺开心的。”

援建应与当地长期规划相配套

为防止校舍建成后造成公益资产的流失,调研中,青基会会考虑援建对象是否在当地长期发展的规划内。

“这几所学校都在县教育规划范围内,已经列入下一步新建计划之内了,目前正为资金发愁呢!”听说青基会的这一顾虑,阜宁县教育局教育技术装备主任李林祥“打保票”。

“希望工程两个主要任务就是助学和救灾。我们的定位是协助政府,服务灾区青年。希望工程不是做教育,是协助政府做教育。”严石说,“就像这次调研中的大梁小学,虽然不在受灾镇,但是基于校舍存在危房,教育部门对该校教育有规划,当地对该校新建的迫切需求等因素,我们也会纳入助学范围。”

与短期生命救援情况不同,青基会更注重长期坚守,更关注灾区需求的可持续发展。汶川地震后2011年灾区的希望小学竣工,直到现在,广元市还有一支社工队伍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做心理援助方面的工作。

希望工程自实施以来,26年里一共援建18982所希望小学,资助530万名学生。从发起阶段的解决教育起点的公平,到现在的解决教育过程的公平,从业13年的严石坦言,希望工程由原来的救助类变为资助类和发展类的实施的项目更多了,项目的结构更丰富和立体了。

“原来是让孩子们有学上,现在是让孩子们上好学。”严石解释,“随着国家对教育投入的不断加大,在农村基本能够做到人人有学上,但是怎么能够和城市的孩子一样,具有优质的教学资源和成长环境,我们针对过程的公平有一些投入。”

他举例,“希望工程快乐系列”发放音体美等类的物资,让农村希望小学的孩子暑期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参加夏令营,提升能力、开拓眼界。这些都是围绕孩子们的成长,在过程阶段发力。

2001年至2012年间,根据国家的政策导向和农村义务教育阶段性的发展需求,希望小学的建设主要集中在乡镇中心小学。2012年国务院叫停撤点并校,基于政策和需求的变化,希望小学的资助重心也相应下沉,延伸到农村教育的最后一公里、义务教育的末梢——村小和教学点。

正是在这种“以需求为导向”的原则下,从2015年起,希望工程启动微校计划,主要在国家级贫困县和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开展,聚焦于居住分散的西南地区。

目前,在不具备学校撤并可能的山区,主要以云南、广西等地区为主,在建以及建成竣工的微校大概有百余所。在得到受助对象好评的同时,希望工程也在不断与更多捐赠人达成合作。来源实习生)

来源:http://www.aishangsp.com | 发表日期:2017-10-30 05:57:10 | 点击数: 次

更多

导读: “中间这排教室是1995年修建的,去年就停止使用了。”在新沟镇南湾小学,校长谢红波指着一排屋顶被龙卷风刮去瓦片的平房说,“还好我们的学生都搬到后面新建的教学楼了,要不然就出人命了。”

“6 23”江苏盐城龙卷风冰雹特别重大灾害中,帮65名孩子躲避危险的李玉红,就是这所学校的幼儿班老师。能保护孩子们顺利脱险,好在幼儿班所在教室是2013年新修建的。而砸中她的,正是从中间那排屋顶刮过来的砖瓦。

阜宁县新沟镇,是“6 23”受灾的9个镇区之一。虽然该镇南湾小学这次没有受到大的灾害,但是回想起来仍然让乡镇中心小学校长李卫生感到后怕,让他更加担心的是该镇的另一所村小。



灾后重建帮助受灾者恢复信心

“我恳请各位领导能够抽出时间到镇里另一所小学看看。”李卫生对大家说。

6月29日,在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青基会”)的工作人员赶赴阜宁调研受灾情况期间,镇中心小学校长李卫生特别提议:“还有一所学校虽然这次没被风刮倒,但是校舍情况很不容乐观。”

了解到这一情况,青基会希望小学部部长严石决定到现场看看。李卫生提到的“不安定因素”,就是新沟镇东季小学。

据东季小学校长孙德雷介绍,该校现有教室为6排平房共计1956平方米,均为1987年左右修建。在校小学生115名,教师16名。46名幼儿园孩子在2012年修建的270平方米的教室内。

实地考察了该所学校的学生、教师、校舍建设等基本情况后,青基会调研人员作了一个初步的估计:“现有的旧校舍都拆除,新建一栋三层教学楼,大概要200万元左右。”

考虑到像东季小学这样,虽然不在“6 23”龙卷风直接袭击范围内,但是校舍确实比较陈旧,以后一旦遇到自然灾害,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天下午,青基会调研人员沿着坑坑洼洼的道路前行,看到的是标识残破不全的校门——古河镇大梁小学。

大梁小学校长陶正美介绍,该校现有6个班147名学生,13名教师。4排教室约400平方米,都是上个世纪50年代修建的。

与东季小学情况差不多,重新修建一栋三层教学楼大概需要200万元左右,这还不包含其他配套设施。看到漆皮所剩无几的办公桌面、重新加固的抽屉和关不严实的柜门,严石在心里默默地算了一笔账。

在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旧房子门前。陶正美介绍:“这是考到我们这儿的一位年轻女老师的宿舍。”

“人家大老远跑到我们这边教书,可我们连一间像样的住处都不能给人家,也是难为了年轻人。”陶正美忍不住感慨。

“请你们一定考虑考虑我们这所小学,全村人都盼着能建一所新的教学楼呢。”村支书几次提到村里人对新修校舍的强烈意愿。

青基会避开生命救援72小时
“6 23”灾难发生后,青基会马上将视线聚焦在灾区。严石介绍:“我们最先了解的就是灾情以及灾区青少年的需求,以便启动相应级别的预案,进行社会化动员。”

为了通过需求评估与社会引导,使资源得到合理配置。作为团属基金会,他们一直都比较注重与各级团组织的合作。

“我们在面对各种灾害救援中形成了一定的共性。”严石说,快速反应自然是首要的,但是会根据具体情况采取不同的方式。

像汶川地震、鲁甸地震之后,我们都有专门组成救灾突击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帮助开展紧急救援工作,搭建抗震希望小学,提供灾害心理干预服务,帮助他们建设学习的校园和心灵的家园。

“这次事件发生后,前几天我们在作需求评估,27日决定前往灾区现场调研。”他解释,“之所以不在第一时间过来,为的就是避开政府、和生命救援类的社会组织等灾后急救的关键节点,给紧急救援工作让出一条"生命线"。”

严石向记者介绍:“一方面基于需求导向。根据灾情,希望工程的灾区需求调研、援助工作基本是在72小时生命救援之后的灾区重建阶段;另一方面,基于理性规划、合理配置公益资源的考虑,我们的关注点尽量与政府、其他社会组织关注较高的地区错开,着眼于那些社会关注度较小、容易被忽视,但是同样需要帮助的灾区。”

青基会制定的预案必须充分考虑社会透明度。每次捐赠援建项目完成后,青基会都会邀请捐赠方组成专门的小组实地验收。不仅如此,平时捐赠方也可以随时前往援建地察看。让资金合理有效、项目公开透明、捐助人参与其中并对社会作出披露,这是青基会一直以来都在坚持的原则。

不光要考虑到校舍损坏,很多家庭的受损对于孩子之后的上学等也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希望工程除了校舍援建之外,还会资助一部分家庭贫困的学生。针对这次盐城自然灾害,青基会对灾区部分家庭贫困的小学生给予了补助,此外还会帮刚考上二本、家庭比较困难的大学生解决从家门到校门的困难。

这次龙卷风中,家在硕集镇计桥村的顾由学,家里屋子的瓦片被风刮走了,还没来得及修缮。

“刚刚填报了高考志愿表,第一志愿报的是南京工程学院。”顾由学说,“平时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在县城租了房子,一边帮着别人卖衣服一边陪我读书。”

谈及家庭状况,不善言辞的顾由学说:“挺好的,钱嘛,够用就好。”

听到自己将被纳入帮助范围,他说“挺开心的。”

援建应与当地长期规划相配套

为防止校舍建成后造成公益资产的流失,调研中,青基会会考虑援建对象是否在当地长期发展的规划内。

“这几所学校都在县教育规划范围内,已经列入下一步新建计划之内了,目前正为资金发愁呢!”听说青基会的这一顾虑,阜宁县教育局教育技术装备主任李林祥“打保票”。

“希望工程两个主要任务就是助学和救灾。我们的定位是协助政府,服务灾区青年。希望工程不是做教育,是协助政府做教育。”严石说,“就像这次调研中的大梁小学,虽然不在受灾镇,但是基于校舍存在危房,教育部门对该校教育有规划,当地对该校新建的迫切需求等因素,我们也会纳入助学范围。”

与短期生命救援情况不同,青基会更注重长期坚守,更关注灾区需求的可持续发展。汶川地震后2011年灾区的希望小学竣工,直到现在,广元市还有一支社工队伍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做心理援助方面的工作。

希望工程自实施以来,26年里一共援建18982所希望小学,资助530万名学生。从发起阶段的解决教育起点的公平,到现在的解决教育过程的公平,从业13年的严石坦言,希望工程由原来的救助类变为资助类和发展类的实施的项目更多了,项目的结构更丰富和立体了。

“原来是让孩子们有学上,现在是让孩子们上好学。”严石解释,“随着国家对教育投入的不断加大,在农村基本能够做到人人有学上,但是怎么能够和城市的孩子一样,具有优质的教学资源和成长环境,我们针对过程的公平有一些投入。”

他举例,“希望工程快乐系列”发放音体美等类的物资,让农村希望小学的孩子暑期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参加夏令营,提升能力、开拓眼界。这些都是围绕孩子们的成长,在过程阶段发力。

2001年至2012年间,根据国家的政策导向和农村义务教育阶段性的发展需求,希望小学的建设主要集中在乡镇中心小学。2012年国务院叫停撤点并校,基于政策和需求的变化,希望小学的资助重心也相应下沉,延伸到农村教育的最后一公里、义务教育的末梢——村小和教学点。

正是在这种“以需求为导向”的原则下,从2015年起,希望工程启动微校计划,主要在国家级贫困县和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开展,聚焦于居住分散的西南地区。

目前,在不具备学校撤并可能的山区,主要以云南、广西等地区为主,在建以及建成竣工的微校大概有百余所。在得到受助对象好评的同时,希望工程也在不断与更多捐赠人达成合作。来源实习生)市国资委扩大企业信息披露试点 _ 东方财富网(Eastmoney.com)

  “中间这排教室是1995年修建的,去年就停止使用了。”在新沟镇南湾小学,校长谢红波指着一排屋顶被龙卷风刮去瓦片的平房说,“还好我们的学生都搬到后面新建的教学楼了,要不然就出人命了。”

“6 23”江苏盐城龙卷风冰雹特别重大灾害中,帮65名孩子躲避危险的李玉红,就是这所学校的幼儿班老师。能保护孩子们顺利脱险,好在幼儿班所在教室是2013年新修建的。而砸中她的,正是从中间那排屋顶刮过来的砖瓦。

阜宁县新沟镇,是“6 23”受灾的9个镇区之一。虽然该镇南湾小学这次没有受到大的灾害,但是回想起来仍然让乡镇中心小学校长李卫生感到后怕,让他更加担心的是该镇的另一所村小。



灾后重建帮助受灾者恢复信心

“我恳请各位领导能够抽出时间到镇里另一所小学看看。”李卫生对大家说。

6月29日,在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青基会”)的工作人员赶赴阜宁调研受灾情况期间,镇中心小学校长李卫生特别提议:“还有一所学校虽然这次没被风刮倒,但是校舍情况很不容乐观。”

了解到这一情况,青基会希望小学部部长严石决定到现场看看。李卫生提到的“不安定因素”,就是新沟镇东季小学。

据东季小学校长孙德雷介绍,该校现有教室为6排平房共计1956平方米,均为1987年左右修建。在校小学生115名,教师16名。46名幼儿园孩子在2012年修建的270平方米的教室内。

实地考察了该所学校的学生、教师、校舍建设等基本情况后,青基会调研人员作了一个初步的估计:“现有的旧校舍都拆除,新建一栋三层教学楼,大概要200万元左右。”

考虑到像东季小学这样,虽然不在“6 23”龙卷风直接袭击范围内,但是校舍确实比较陈旧,以后一旦遇到自然灾害,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天下午,青基会调研人员沿着坑坑洼洼的道路前行,看到的是标识残破不全的校门——古河镇大梁小学。

大梁小学校长陶正美介绍,该校现有6个班147名学生,13名教师。4排教室约400平方米,都是上个世纪50年代修建的。

与东季小学情况差不多,重新修建一栋三层教学楼大概需要200万元左右,这还不包含其他配套设施。看到漆皮所剩无几的办公桌面、重新加固的抽屉和关不严实的柜门,严石在心里默默地算了一笔账。

在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旧房子门前。陶正美介绍:“这是考到我们这儿的一位年轻女老师的宿舍。”

“人家大老远跑到我们这边教书,可我们连一间像样的住处都不能给人家,也是难为了年轻人。”陶正美忍不住感慨。

“请你们一定考虑考虑我们这所小学,全村人都盼着能建一所新的教学楼呢。”村支书几次提到村里人对新修校舍的强烈意愿。

青基会避开生命救援72小时
“6 23”灾难发生后,青基会马上将视线聚焦在灾区。严石介绍:“我们最先了解的就是灾情以及灾区青少年的需求,以便启动相应级别的预案,进行社会化动员。”

为了通过需求评估与社会引导,使资源得到合理配置。作为团属基金会,他们一直都比较注重与各级团组织的合作。

“我们在面对各种灾害救援中形成了一定的共性。”严石说,快速反应自然是首要的,但是会根据具体情况采取不同的方式。

像汶川地震、鲁甸地震之后,我们都有专门组成救灾突击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帮助开展紧急救援工作,搭建抗震希望小学,提供灾害心理干预服务,帮助他们建设学习的校园和心灵的家园。

“这次事件发生后,前几天我们在作需求评估,27日决定前往灾区现场调研。”他解释,“之所以不在第一时间过来,为的就是避开政府、和生命救援类的社会组织等灾后急救的关键节点,给紧急救援工作让出一条"生命线"。”

严石向记者介绍:“一方面基于需求导向。根据灾情,希望工程的灾区需求调研、援助工作基本是在72小时生命救援之后的灾区重建阶段;另一方面,基于理性规划、合理配置公益资源的考虑,我们的关注点尽量与政府、其他社会组织关注较高的地区错开,着眼于那些社会关注度较小、容易被忽视,但是同样需要帮助的灾区。”

青基会制定的预案必须充分考虑社会透明度。每次捐赠援建项目完成后,青基会都会邀请捐赠方组成专门的小组实地验收。不仅如此,平时捐赠方也可以随时前往援建地察看。让资金合理有效、项目公开透明、捐助人参与其中并对社会作出披露,这是青基会一直以来都在坚持的原则。

不光要考虑到校舍损坏,很多家庭的受损对于孩子之后的上学等也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希望工程除了校舍援建之外,还会资助一部分家庭贫困的学生。针对这次盐城自然灾害,青基会对灾区部分家庭贫困的小学生给予了补助,此外还会帮刚考上二本、家庭比较困难的大学生解决从家门到校门的困难。

这次龙卷风中,家在硕集镇计桥村的顾由学,家里屋子的瓦片被风刮走了,还没来得及修缮。

“刚刚填报了高考志愿表,第一志愿报的是南京工程学院。”顾由学说,“平时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在县城租了房子,一边帮着别人卖衣服一边陪我读书。”

谈及家庭状况,不善言辞的顾由学说:“挺好的,钱嘛,够用就好。”

听到自己将被纳入帮助范围,他说“挺开心的。”

援建应与当地长期规划相配套

为防止校舍建成后造成公益资产的流失,调研中,青基会会考虑援建对象是否在当地长期发展的规划内。

“这几所学校都在县教育规划范围内,已经列入下一步新建计划之内了,目前正为资金发愁呢!”听说青基会的这一顾虑,阜宁县教育局教育技术装备主任李林祥“打保票”。

“希望工程两个主要任务就是助学和救灾。我们的定位是协助政府,服务灾区青年。希望工程不是做教育,是协助政府做教育。”严石说,“就像这次调研中的大梁小学,虽然不在受灾镇,但是基于校舍存在危房,教育部门对该校教育有规划,当地对该校新建的迫切需求等因素,我们也会纳入助学范围。”

与短期生命救援情况不同,青基会更注重长期坚守,更关注灾区需求的可持续发展。汶川地震后2011年灾区的希望小学竣工,直到现在,广元市还有一支社工队伍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做心理援助方面的工作。

希望工程自实施以来,26年里一共援建18982所希望小学,资助530万名学生。从发起阶段的解决教育起点的公平,到现在的解决教育过程的公平,从业13年的严石坦言,希望工程由原来的救助类变为资助类和发展类的实施的项目更多了,项目的结构更丰富和立体了。

“原来是让孩子们有学上,现在是让孩子们上好学。”严石解释,“随着国家对教育投入的不断加大,在农村基本能够做到人人有学上,但是怎么能够和城市的孩子一样,具有优质的教学资源和成长环境,我们针对过程的公平有一些投入。”

他举例,“希望工程快乐系列”发放音体美等类的物资,让农村希望小学的孩子暑期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参加夏令营,提升能力、开拓眼界。这些都是围绕孩子们的成长,在过程阶段发力。

2001年至2012年间,根据国家的政策导向和农村义务教育阶段性的发展需求,希望小学的建设主要集中在乡镇中心小学。2012年国务院叫停撤点并校,基于政策和需求的变化,希望小学的资助重心也相应下沉,延伸到农村教育的最后一公里、义务教育的末梢——村小和教学点。

正是在这种“以需求为导向”的原则下,从2015年起,希望工程启动微校计划,主要在国家级贫困县和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开展,聚焦于居住分散的西南地区。

目前,在不具备学校撤并可能的山区,主要以云南、广西等地区为主,在建以及建成竣工的微校大概有百余所。在得到受助对象好评的同时,希望工程也在不断与更多捐赠人达成合作。来源实习生) “中间这排教室是1995年建筑的,去年就住手使用了。”在新沟镇南湾小学,校长谢红波指着一排屋顶被龙卷风刮去瓦片的平房说,“还好咱们的学生都搬到后面新建的讲授楼了,要否则就出性命了。”

“6 23”江苏盐城龙卷风冰雹出格庞大灾难中,帮65名孩子遁藏伤害的李玉红,就是这所黉舍的幼儿班教员。能掩护孩子们顺遂出险,幸亏幼儿班地点教室是2013年新建筑的。而砸中她的,恰是从中间那排屋顶刮过来的砖瓦。

阜宁县新沟镇,是“6 23”受灾的9个镇区之一。虽然该镇南湾小学此次没有遭到年夜的灾难,可是追念起来仍旧让州里中央小黉舍长李卫生感应后怕,让他越发担忧的是该镇的另外一所村小。



灾后重修帮忙受灾者恢复决定信念

“我恳请列位带领可以或许抽出时间到镇里另外一所小学看看。”李卫生对于各人说。

6月29日,在中国青少年成长基金会(如下简称“青基会”)的事情职员赶赴阜宁调研受灾环境时期,镇中央小黉舍长李卫生出格提议:“另有一所黉舍虽然此次没被风刮倒,可是校舍环境很不容乐不雅。”

相识到这一环境,青基会但愿小学部部长严石决议到现场看看。李卫生提到的“不稳固因素”,就是新沟镇东季小学。

据东季小黉舍长孙德雷先容,该校现有教室为6排平房总计1956平方米,均为1987年摆布建筑。在校小学生115名,西席16名。46名幼儿园孩子在2012年建筑的270平方米的教室内。

实地考查了该所黉舍的学生、西席、校舍设置装备摆设等基本环境后,青基会调研职员作了一个开端的预计:“现有的旧校舍都拆除了,新建一栋三层讲授楼,梗概要200万元摆布。”

思量到像东季小学如许,虽然不在“6 23”龙卷风直接袭击规模内,可是校舍确凿比力陈旧,之后一旦碰到天然灾难,后果将不胜假想。

当全国午,青基会调研职员沿着坑坑洼洼的门路前行,看到的是标识残缺不全的校门——古河镇年夜梁小学。

年夜梁小黉舍长陶正美先容,该校现有6个班147论理学生,13名西席。4排教室约400平方米,都是上个世纪50年月建筑的。

与东季小学环境差未几,从头建筑一栋三层讲授楼梗概需要200万元摆布,这还不包罗其他配套举措措施。看到漆皮所剩无几的办公桌面、从头加固的抽屉以及关不严实的柜门,严石在心里默默地算了一笔账。

在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旧屋子门前。陶正美先容:“这是考到咱们这儿的一名年青女教员的宿舍。”

“人家年夜老远跑到咱们这边教书,可咱们连一间像样的住处都不克不及给人家,也是难为了年青人。”陶正美不由得感触。

“请你们必然思量思量咱们这所小学,全村人都盼着能建一所新的讲授楼呢。”村支书频频提到村里人对于新修校舍的强烈意愿。

青基会避开生命营救72小时
“6 23”灾害发生后,青基会立刻将视野聚焦在灾区。严石先容:“咱们开始相识的就是灾情和灾区青少年的需求,以便启动响应级另外预案,举行社会化带动。”

为了经由过程需求评估与社会指导,使资源获得合理配置。作为团属基金会,他们一直都比力看重与各级团构造的互助。

“咱们在面临各类灾难营救中形成为了必然的共性。”严石说,快速反映天然是首要的,可是会按照详细环境采纳差别的体式格局。

像汶川地动、鲁甸地动以后,咱们都有专门构成救灾突击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帮忙开展紧迫营救事情,搭建抗震但愿小学,提供灾难生理干涉干与办事,帮忙他们设置装备摆设进修的校园以及心灵的家园。

“此次事务发生后,头几天咱们在作需求评估,27日决议前去灾区现场调研。”他注释,“之以是不在第一时间过来,为的就是避开当局、以及生命营救类的社会构造等灾后抢救的要害节点,给紧迫营救事情让出一条"生命线"。”

严石向记者先容:“一方面基于需求导向。按照灾情,但愿工程的灾区需求调研、赞助事情基本是在72小时生命营救以后的灾区重修阶段;另外一方面,基于理性计划、合理配置公益资源的思量,咱们的存眷点只管即便与当局、其他社会构造存眷较高的地域错开,着眼于那些社会存眷度较小、轻易被轻忽,可是一样需要帮忙的灾区。”

青基会制订的预案必需充实思量社会透明度。每一次捐赠援建项目完成后,青基会城市约请捐赠方构成专门的小组实地验收。不仅云云,日常平凡捐赠方也能够随时前去援建地观察。让资金合理有用、项目公然透明、捐助人介入此中并对于社会作出披露,这是青基会一直以来都在对峙的原则。

不光要思量到校舍毁坏,许多家庭的受损对于于孩子以后的上学等也会带来很年夜的影响。但愿工程除了了校舍援建以外,还会资助一部门家庭贫穷的学生。针对于此次盐城天然灾难,青基会对于灾区部门家庭贫穷的小学生赐与了补贴,此外还会帮刚考上二本、家庭比力坚苦的年夜学生解决从家门到校门的坚苦。

此次龙卷风中,家在硕集镇计桥村的顾由学,家里房子的瓦片被风刮走了,还没来患上及补葺。

“方才填报了高考自愿表,第一自愿报的是南京工程学院。”顾由学说,“日常平凡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在县城租了屋子,一边帮着他人卖衣服一边陪我念书。”

谈及家庭状态,不善言辞的顾由学说:“挺好的,钱嘛,够用就好。”

听到本身将被纳入帮忙规模,他说“挺开心的。”

援建应与本地持久计划相配套

为避免校舍建成后造成公益资产的流掉,调研中,青基会会思量援建对于象是否在本地持久成长的计划内。

“这几所黉舍都在县教诲计划规模内,已经经列入下一步新建规划以内了,今朝正为资金发愁呢!”据说青基会的这一挂念,阜宁县教诲局教诲技能设备主任李林祥“打保票”。

“但愿工程两个重要使命就是助学以及救灾。咱们的定位是协助当局,办事灾区青年。但愿工程不是做教诲,是协助当局做教诲。”严石说,“就像此次调研中的年夜梁小学,虽然不在受灾镇,可是基于校舍存在危房,教诲部分对于该校教诲有计划,本地对于该校新建的火急需求等因素,咱们也会纳入助学规模。”

与短时间生命营救环境差别,青基会更看重持久苦守,更存眷灾区需求的可连续成长。汶川地动后2011年灾区的但愿小学竣工,直到此刻,广元市另有一支社工步队经由过程当局采办办事的体式格局,在做生理赞助方面的事情。

但愿工程自实行以来,26年里一共援建18982所但愿小学,资助530万论理学生。从倡议阶段的解决教诲出发点的公允,到此刻的解决教诲历程的公允,从业13年的严石坦言,但愿工程由本来的救助类变为资助类以及成长类的实行的项目更多了,项目的布局更富厚以及立体了。

“本来是让孩子们有学上,此刻是让孩子们上勤学。”严石注释,“跟着国度对于教诲投入的不停加年夜,在屯子基本可以或许做到人人有学上,可是怎么可以或许以及都会的孩子同样,具备优良的讲授资源以及发展情况,咱们针对于历程的公允有一些投入。”

他举例,“但愿工程欢愉系列”发放音体美等类的物质,让屯子但愿小学的孩子暑期来北京、上海等年夜都会到场夏令营,晋升能力、开拓眼界。这些都是缭绕孩子们的发展,在历程阶段发力。

2001年至2012年间,按照国度的政策导向以及屯子义务教诲阶段性的成长需求,但愿小学的设置装备摆设重要集中在州里中央小学。2012年国务院叫停撤点并校,基于政策以及需求的变化,但愿小学的资助重心也响应下沉,延长到屯子教诲的末了一千米、义务教诲的末梢——村小以及讲授点。

恰是在这类“以需求为导向”的原则下,从2015年起,但愿工程启动微校规划,重要在国度级贫穷县以及集中连片贫穷地域开展,聚焦于栖身分离的西南地域。

今朝,在不具有黉舍撤并可能的山区,重要以云南、广西等地域为主,在建和建成竣工的微校梗概有百余所。在获得受助对于象好评的同时,但愿工程也在不停与更多捐赠人告竣互助。来历实习生) 【欧洲央行9月决定龟缩不前 德拉基葫芦里会卖甚么药?】 6日,人平易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盘中一度呈现急跌,只管当日人平易近币中间价呈现了近三周最年夜幅度的上调,而且美元指数也延续弱势震荡的体现。市场人士指出,人平易近币汇率呈现的异样颠簸反应出外汇市场心态不稳,市场对于人平易近币汇率的担心仍未消弭;从表里因夙来看,人平易近币汇率贬值压力犹存,对于汇率颠簸下行危害应连结必然小心。

“此刻,我开端规划是以及伴侣一路租辆车,到北京周边的都会,尤为人比力少,但风光还不错之处去玩,可以去野炊、露营、烧烤。真的就想好好哄骗时间,来场走心的路程,放空本身。”李健说,国庆时期上高速不收费,假期也长,彻底可以多去几个处所,看看沿途的人文风光。

截至今朝,天下各省分均已经出台水泥去产能政策,包孕《年夜气污染防治专项步履方案》、《水泥工业布局调解方案》等。此中,江苏、河南、山东、湖北、广东、四川、河北等水泥年夜省的水泥去产能力度较年夜。

针对于愈演愈烈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背法背规事务,4月国务院构造14个部委召开集会,由央行牵头,将启动关于互联网金融范畴的专项整治勾当,为期一年。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将别离发布收集付出、收集假贷、股权众筹以及互联网保险等范畴的专项整治细则。根据方案部署,整治事情将分成摸底排查、清算整顿、评估、验收四个阶段。7月尾前完成信息排查,8月尾前完成诘问诘责界定,11月尾前完成清算整顿。接下来的半年多的时间,互联网金融背规平台将受到重点的清算。

在昨日港股再创逾一年新高之际,港股通交投气氛连续升温。截至昨日收盘,内地资金借路港股通在近5个生意业务日里已经累计净流入逾200亿港元,净流入资金范围直逼8月份整月程度。
相关文章推荐
标签:{来源} ; 台湾高雄一所精神照护机构8年死亡97人 检方调查国际米兰买同城死敌旧将!一月加盟反戈AC米兰?家里养的多肉植物可能有毒?一起来厘清一下新京报:支付宝又做“蠢事” 因为有这野心雄性红背蜘蛛与未成熟雌蛛交配:对双方都有利台当局砸百亿难救出生率 台网友:养活自己都难网友贴两岸军事实力对比图 台媒:打不打先看图再说全球准点率报告:哪家航空公司2017年最准点教育部:2万所足球特色学校建设任务提前3年完成 最新资讯请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精彩推荐

热门关注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http://www.aishangsp.com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地图站务